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健康

我们的爱情美丽得像一首诗

2018-11-05 21:44:29

我们的爱情,美丽得像一首诗

丁香是她的名,跟所有老套的恋故事一样,我们在络上结识,聊着聊着,就从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变成了彼此心灵相通的知己。

她是有男朋友的,这一点我从一开始就知道。

丁香在一个小镇上读大学,她的男朋友是长她一届的学长。他们从小就认识,但他们走到一起却是双方家长的安排。男孩家里很有势力,足以做丁香一家人一辈子的靠山,无论将来她考研还是找工作,什么都不用愁。

但丁香却似乎并不爱他,虽然她没有承认,我还是感觉到了,否则她不会一提起那个人就不开心,也不会扔下他们的约会而来上找我。

两年前的寒假,丁香说要来沈阳看雪,我为了她推迟了回家的日期。那天我去北站接她,当她围着白色的围巾出现在站台上的时候,我竟因为她的美丽而失态得说不出话来,从那一刻起,我爱上她了。

像是为了欢迎这位来自小镇的姑娘,沈阳下了那一年最大的一场雪。我们一起去棋盘山滑雪,在雪地里打滚、大笑和欢呼,就好像全世界只有我们俩,而爱情也偷偷地来了,来得自然而随意。我们在冰天雪地接吻,在飘着爱意的寒风中拥抱,我第一次对一个女孩说“我爱你”,她靠着我的肩,说愿意这样永远和我在一起。那晚,我去了丁香住的小旅馆。丁香说愿意把她自己给我,可是我说,我愿意等你,等到你真正属于我的那一天。后来,我们和衣而眠。

短暂的幸福之后是漫长的别离,每天上几个小时的见面不足以让我的思念得到释放,反而让我越来越想念她。我每天为她写一首诗,然后发进她的邮箱。我担心她不快乐,我害怕她因为家人的压力动摇我们的爱,我想让她知道我对我们的未来是多么的坚定。

终于盼来了暑假,这一次我告诉她,我要去小镇见她。

7月的小镇很美,天空飘着蒙蒙的雨,丁香来接我的时候,穿了一件长长的裙子,仿佛从古画中走下来的仙子。她还是癫痫病中草药治法那么美,美得让我惊叹。

我们一起游览小镇的古迹,我们撑着一把伞,手牵着手在古香古色的巷子中穿行,我想起了戴望舒的《雨巷》:“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,我想逢着一个像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,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,丁香一样的芬芳,丁香一样的忧愁……”

在我眼里,她就是纯白的丁香花,比诗句里更纯洁,更美丽。

晚上,我被安排住在丁香学校的男生宿舍,因为放假,只有丁香的一个男同学和我两个人住在那里。她送我过去的时候,一个黑衣的男子拦住了我们的去路。

那人表情严肃,警觉地盯着我,我勇敢地迎上了他的目光,气氛骤然紧张起来。丁香低着头,战战兢兢地介绍说:“这是我男朋友,这是施毅……我的友……他来旅游。”

我的心瞬间涌上一股凉意,我只是她来旅游的友吗?仅仅是这样吗?

黑衣人冷冷地对丁香说:“你跟我来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“你等我一下,我送完他去宿舍就回来……”丁香转身向前走去,我默默跟在她后面。我没有回头,但我知道黑衣人一直在看着我们。

“他一直对你那么凶吗?”在宿舍,我忍不住问她。她没有回答。“你什么时候跟他摊牌?”她轻声叹了一口气:“不知道,我还没想好。”我一把抱住了她:“香儿高血压危害患者积极治疗疾病,你没有动摇,是吗?”

她吻我,一直在摇头:“没有没有,相信我,我今晚就告诉他……”

丁香走了,我一整晚魂不守舍,什么也做不下去,他们谈得怎么样了?会不会吵得很凶?她男朋友会不会对她发火?

9点了,丁香一点儿消息也没有,我终于忍不住给她打了个,却发现她关机。我急了,又往丁香寝室打,接的是她的同学:“你是施毅吧?你把丁香怎么了?她刚回来,一回来就哭个没完……”

婴儿脑瘫治

丁香接过了,说话的声音都变了:“对不起,对不起,你还是走吧……”

我一下子蒙了:“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别问了……答应我明天一早就走……如果你爱我就答应我!”

她的声音是那么让人心疼,一滴泪从我脸上滑下来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那一夜是我一生中最漫长的一夜,我根本睡不着,一直呆呆地望着天花板。丁香的同学跟我聊了一会儿,他说丁香的男朋友在这里是个厉害的角色,根本没人敢惹他。

“你还是小心点儿吧,他要是知道你们的事,肯定会找一帮人来揍你。”他好心地说。

我不怕这些,只怕丁香在他的威胁下会离开我,我隐约感觉到,丁香是为了保护我,所以才要我离开。

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,还不到6点的时候,我的响了,是丁香寝室的同学打来的,她的声音听起来很焦急:“丁香昨晚去你那儿了吗?她昨天晚上10点接了个就下楼了,一晚上没回来。”

“你知道是谁的吗?”我赶紧问。“她没说,好像是她男朋友……”“她男朋友家在什么地方,我去找她!”

“不行,丁香让我今天早上送你回沈阳,她嘱咐我一定要看着你上车。”

我被迫跟着她到了车站,买了车票,坐下来等车。我一直在给丁香打,一直关机。

就要检票了,我在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。是丁香!她提着长长的裙子,正在向我跑过来!我激动地冲上去抱住她。她在我怀里痛哭失声,不停地说着“对不起”。我看见她脸上满是泪痕,头发凌乱不堪,我心疼地问她怎么了,她只是摇着头说:“你别问了。”

我似乎能猜到她为了我付出了什么,我说要带她一起走,她却说她不能走。最后,我还是离开了,分别的时刻,车上的我和车下的她一样痛哭失声,不知道我们的未来在那里。

那竟然是我和她最后一次见面。

再次有她的消息,与那次分别隔了整整半年。半年后,我收到了宝宝脑瘫佳治疗间一封丁香的信,信是这样写的:“施毅,请原谅我没有实现我们的誓言,我不能和你在一起,我一毕业就会跟他结婚。我曾答应你把完整的自己留给你,可是你离开前的那一晚,我被他强行占有了……虽然今生不能和你在一起,但你曾给过我的爱,是我一辈子最美丽的回忆……”

宠物食品生产线
补课袋
外盘期货招商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